新闻中心  >>  

特朗普为何拿洗衣机祭贸易保护大旗?

特朗普的美国总统任期已经步入了第二年。他是否会是一位成功的美国总统,现在还无法断言;但可以肯定的是,他绝对是美国历史上最具争议的总统。
总统任期第一年,凭借着最高法院的支持和共和党在国会两院的优势席位,特朗普无视美国国内和国际社会的一片抨击,成功实施了主要针对伊斯兰国家的旅行禁令、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和减税改革,兑现了自己的部分竞选诺言。 


16年来首次动用201条款
而第二年总统任期刚开始,特朗普又开始继续推进他的又一重要竞选承诺:对进口商品实施高额关税,以保护美国企业和鼓励美国制造。就在上周,特朗普正式启动了贸易保护201条款,宣布对进口洗衣机征收至多50%的关税,对进口太阳能面板征收至多30%的关税。洗衣机和太阳能面板成为了特朗普的贸易保护政策祭旗牺牲品。
什么是贸易保护201条款?1974年美国《贸易法》第201条款规定,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ITC)可以对进口商品展开调查,认定是否对美国产业利益造成严重损害或损害威胁,而后建议总统采取措施,对进口商品实施临时惩罚性关税。而我们熟知的301条款是针对某一具体国家的惩罚措施。虽然美国多次针对中国进口产品动用301条款,但上一次动用201条款保护整个行业,还要追溯到2002年的小布什总统时期。
具体到此次洗衣机关税战,其前因是美国洗衣机制造商惠而浦在去年上半年向ITC提出申诉,要求对进口产品展开调查。虽然前期调查由ITC完成,但最终的决定权却在总统手中。从2012年以来,ITC已经三次在惠而浦的申诉下认定三星和LG存在倾销行为,但都没有最终采取惩罚性关税行为。
值得一提的是前任民主党的奥巴马总统。美国政治有个有趣的现象,无论哪个党派的候选人,在竞选期间总会攻击现总统的对外贸易措施失败导致了国内制造业萧条,承诺自己当选成功会采取强硬措施保护本国产业和扩大就业;但等他们上台之后,依旧会遭到下一次竞选候选人的猛烈抨击。小布什如此,奥巴马如此,特朗普也是如此。
为了攻击共和党政府的贸易政策失败,奥巴马在08年竞选总统期间曾经一度猛烈批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即特朗普多次威胁要退出的贸易协定),甚至威胁要对那些在海外投资的美国企业采取惩罚措施。为了争夺摇摆州选票,奥巴马和民主党更曾经信誓旦旦要通过退出条款来保护中西部传统制造业,听起来倒是和特朗普有些相似。
当时很多人质疑和担心奥巴马是否会反对自由贸易,但他们都多虑了。虽然奥巴马在任期间曾经通过301条款对中国轮胎、光伏等诸多产品征收惩罚性关税;但他的八年总统任期,还是以自由贸易为基调,不但认可和支持北美自由贸易协定,更是极力推动泛太平洋自由贸易协定(TPP),从未动用过201条款。
实际上,奥巴马个人是否是自由贸易者并不重要。即使来自伊利诺伊州的他真想保护已经每况愈下的美国中西部制造业,他所处的民主党以及背后的选民票仓、代表的利益财团也不会允许他转向贸易保护。在三权分立体制下,美国总统并不是一个一意孤行的独裁者,奥巴马不是,特朗普也不是。
推动自由贸易的最大受益者,显然是美国东西海岸的深蓝州。这里是民主党的铁票仓,聚集着诸多海外业务极大的跨国公司巨头,尤其是金融服务、高科技以及娱乐业等行业。在奥巴马执政时期,他与硅谷始终保持着良好密切的关系。在2016年总统大选期间,这些跨国科技巨头也几乎一致地站在了希拉里的阵营。
而共和党的忠实选民基地大多是美国中部和南部,代表着制造、能源、钢铁、运输、军工、农业等传统行业的利益。特朗普竞选总统时,除了稳固共和党传统票仓之外,把更多的演说拉票重心放在了美国传统制造业基地的五大湖地区。此次动用201条款,不仅是特朗普兑现竞选承诺的一部分,或许也拉开了至少未来三年美国全面贸易保护主义政策的序幕。

五大湖区主导总统竞选
在美国总统竞选特有的选举人团制度下,民主党和共和党都有着各自的坚实票仓和稳定票数,实际上总统大选的最终结果取决于几个摇摆州的倒向。特朗普之所以能够爆冷击败希拉里,靠的是拿下了诸多摇摆州的选举人票,尤其是在美国五大湖地区。威斯康辛、密歇根、印第安纳、俄亥俄、宾夕法尼亚,被主流媒体口诛笔伐“人品堪忧”的特朗普横扫了这些美国传统制造业基地的选举人票,做到了四年前德才兼备的共和党候选人罗姆尼做不到的事情,一举拿下大选入主白宫。
虽然曾为美国传统制造业基地,但五大湖区如今早已今非昔比,现在这里有一个形象的外号:生锈地带(Rust Belt)。在经济全球化的冲击下,在物美价廉的进口商品横扫下,美国五大湖区的大批工厂关门,机器铁锈斑斑,工人大批失业,经济陷入衰退。这和东西海岸的加州、华盛顿州以及纽约州的经济繁荣增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一个明显的例证是,五大湖区的选民曾经在2008年和2012年都坚定支持高举Yes, We Can大旗的奥巴马,希望这个伊利诺伊州的年轻黑人可以带来改变。但到了2016年,除了奥巴马大本营的伊利诺伊州,五大湖区都一致倒向了特朗普的共和党。或许对民主党的贸易政策失望,是他们转而支持力主贸易保护政策的特朗普的关键原因。值得一提的是,威斯康辛、密歇根和宾州都是三十多年来首次支持共和党。
为什么特朗普上台之后,没有像奥巴马那样改变态度,而是忠实履行美国优先的承诺,采取贸易保护措施?西方政治的基础是选票,是背后代表的利益群体。虽然特朗普并不是传统共和党人(他曾经加入民主党和多次退出共和党),但他却无法离开支持自己的选民基础和党派基础。
特朗普之所以爆冷入主白宫,靠的正是五大湖区铁锈地带的选票(他拿下了这几个州的77张选举人票,最后总票数比希拉里多了74张),因此他也必须要兑现承诺,采取实际政策保护美国本土制造业,稳固自己在五大湖区的选民基础。只要继续得到这些州的选举人票,无论外界和媒体怎样抨击特朗普,他依然有很大机会在2020年成功连任,民主党再包揽东西海岸的深蓝州和总选票也无可奈何。
有趣的现象是,虽然特朗普在各项民意调查中的支持率创下了近年来总统新低,但却始终保持在35%左右。而这35%,恰恰就是来自于他的忠实票仓支持者。由于各州人口和选举人票并不完全成正比,支持民主党的深蓝州的人口要远远多于共和党的深红州。同样的原因,虽然希拉里输了总统大选,但总选票却比特朗普多出近300万张。

美国洗衣机的三强混战
话题回到特朗普此次的洗衣机贸易战。特朗普此次启用201条款,计划在未来三年每年向前120万部进口洗衣机征收20%的关税,超出份额则征收50%的关税;同时对进口洗衣机部件征收50%的关税。显然,这一保护措施针对的是三星和LG两大韩国厂商,受益者是美国本土洗衣机制造商惠而浦。
走走美国主要电器零售商的线下门店就会发现,如今美国洗衣机市场实际上就是三星、LG和惠而浦的三家天下(惠而浦收购了本土制造商Maytag和Amana),三家目前的市场份额分别为19%、16%和35%,虽然惠而浦出货量高于三星和LG,但高端市场基本是设计精美、人性功能的三星和LG产品占据主导。
过去十年,三星洗衣机在美国市场从1%飙升到19%;LG也始终保持着15%的稳定份额。在三星和LG洗衣机冲击下,惠而浦在2012年、2015年和2017年连续三次向ITC提出反倾销诉讼,但民主党政府并没有如惠而浦所愿对三星和LG征收惩罚性关税。
而美国家电的传统象征企业通用电气(GE)如今在洗衣机市场已经排名第四。急于摆脱这一百年业务的通用电气先是在2014年作价33亿美元把家电业务卖给伊莱克斯,结果交易却遭到美国监管部门否决;之后又在2016年作价54亿美元卖给了中国海尔(收了伊莱克斯近两亿美元违约金之后,还能加价近20亿卖给海尔,通用电气这一来一回也是真正双赢)。
惠而浦的总部就位于五大湖区的密歇根州,其洗衣机工厂也位于俄亥俄州,雇佣了3000多名工人,这都是特朗普最为看重的摇摆州选区,也是他曾经许诺“贸易保护、美国制造”的受众。这也可以解释,惠而浦在过去五年连续申诉了三次之后,终于在特朗普政府得到了支持。美国贸易代表不失时机地大加溢美之词,“总统此举再次彰显,特朗普政府始终捍卫着美国工农商的利益。”
特朗普宣布对进口洗衣机征收高额关税之后,惠而浦股价在过去一周飙升了近10%,密歇根总部和俄亥俄州的制造业工人一片欢腾。特朗普这一举措,无疑给他在五大湖区赢得了大量人心,甚至连俄亥俄州的民主党参议员都不得不出面赞赏特朗普。
另一方面,对进口产品征收高额关税(以产地为基准),也会迫使一些跨国公司在美国开设工厂。特朗普一石二鸟,即兑现了“采取贸易保护,支持美国企业”的竞选诺言,又实现了“吸引投资,扩大就业”的政策目的。
实际上,在特朗普正式宣布征收惩罚性关税之前,去年在ITC调查中早知不妙的三星和LG就已经做好了应对措施,双双宣布将自己的洗衣机生产基地转移到美国。特朗普此次的关税保护措施,或许对三星和LG只有一年有效期,但也加重了韩国两大巨头的劳动力成本。
三星在美国南卡罗来纳州即将建成自己在美国的首个洗衣机工厂,这个投资近4亿美元的工厂能够吸引1000个就业岗位。而获得这份大礼的南卡州是共和党的传统票仓,是特朗普的选民基地。而LG投资2.5亿美元的美国洗衣机工厂也即将在今年年底启动,同样是在深红州的田纳西州。此外,LG还悄悄上调了自己的洗衣机售价。

为国会中期选举做铺垫
今年还是美国国会中期选举之年,三分之一的国会席位将面临调整,也是两党力量争斗的关键时刻。目前共和党在100席的参议院保持着51比49的微弱优势,在总共435席的众议院领先46席。特朗普和共和党能否顺利推进自己的施政政策,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今年的中期选举之后的两党席位分配。
五大湖区再次成为了此次中期选举的焦点地区,这一地区的民主党议员纷纷面临着连任或者退休。如果特朗普能够通过贸易保护和经济刺激措施,赢得铁锈地带的民众支持,就能够给共和党在这些州的参议员选举提供最为关键的支撑,帮助共和党继续在两院占据优势席位。
在洗衣机和太阳能面板之后,接下去特朗普或许会公布更多的贸易保护措施,来支持美国本土企业。或许2002年因201条款受益的钢铁行业就会成为特朗普的下一个扶持对象,而这同样是五大湖地区的核心产业。
就在征收洗衣机进口关税之后,美国财政部长努钦就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别有意味地暗示要采取弱势美元措施提振美国贸易。虽然特朗普随后否认会让美元走软,但他此前一直批评“美元过于强势”,抨击中国和德国利用汇率优势在贸易上占美国便宜。没有意外的话,未来三年的特朗普总统任期,美元应当会意料之中地走软。
美国政府16年来首次启动201条款(奥巴马对中国轮胎启动的是301条款调查),祭出贸易保护大旗,特朗普更有投石问路的试探意味。无论特朗普的贸易保护措施是否会在世界贸易组织(WTO)中败诉,他都已经达到了自己的政治目的:保护美国本土企业,迫使外国投资美国,赢得五大湖区选民的支持,巩固自己的政治基础,为今年的国会中期选举保驾护航。


点击次数:  发布日期:2018/2/27 10:39:19  【打印此页】  【关闭

在线客服

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